【設為首頁
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 主頁 > 娛樂八卦 >

于和偉:放棄鐵飯碗考進上戲 潦倒時演一天只掙200

時間:2017-08-02 10:53點擊:
  

于和偉

正在熱播的電視劇《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》中,曹孟德的光芒萬丈幾乎要蓋過了主角司馬懿,而飾演曹操的于和偉,也正是2010年新版電視劇《三國》中劉備的扮演者。

有人說,迄今為止,無論是影視圈還是戲劇圈,同時演過劉備和曹操的演員前無古人。還有人戲稱,如果再演個孫權,于和偉就將實現“一個人的三國”。于和偉卻說:“我對孫權不感興趣,我最想演的是諸葛亮。”

《軍師聯盟》

扮上曹操后,別人都躲著我

2010年,在高希希執導的新版電視劇《三國》中,于和偉飾演的劉備深入人心。而這一次在《軍師聯盟》中,當吳秀波找他演曹操時,于和偉還有一點詫異,“但也很好奇,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曹操。我和吳秀波之前就認識,他找我時我剛接了《下一站,別離》,檔期正好沖突。我跟秀波說我那個時間都定了,恐怕是不行。后來秀波建了個群,把我和制片人拉了進去,讓我先看看劇本再定,他說我是最適合演曹操的。看了劇本后,我發現是真的很有意思,雖然不像《三國演義》中的曹操,但是他尊重史實,還彰顯了個性。我就把另外一部戲往后推遲了。”

拍《軍師聯盟》,也讓于和偉體會到了造型帶來的不同待遇,“我每天化妝差不多兩個小時。沒化妝之前,大家都會覺得偉哥很親切,很平易近人。坐在那化妝,閉著眼睛,兩個小時之后再站起來,大家看我的眼神就有點不一樣了。”于和偉調侃道,化完妝之后,大家都繞著他走。

為唱主題曲,嗓子都練劈了

劇中主題曲《短歌行》是由于和偉親自演唱,唱歌這件事,雖然此前于和偉并沒有過多涉獵,但是這對于他并不陌生。在成為演員前,于和偉在撫順市幼兒師范學校學的就是鋼琴、唱歌。這一次親自出馬,也是因為其他人嘗試后,發現都沒有于和偉唱得好,“還有就是,因為這是曹操的《短歌行》,所以還是曹操的原聲來演唱效果更好,大家一商量,就我唱了。”

于和偉回憶,當初錄歌還是有一定挑戰的,“因為不能用我原本的嗓音,要有一些曹操蒼老的感覺,錄的過程中嗓子劈了好幾回。”

時隔九年,再遇劉備的的盧

因為《軍師聯盟》,于和偉還遇到了一位“故人”——當年《三國》中出演劉備坐騎“的盧”的那匹馬。他當時發微博感慨道:的盧你可還認得我?……玄德乎?孟德乎?……我只記得你是我的的盧。于和偉告訴記者,那匹馬是英國純種賽馬,拍《三國》時剛剛退役,正值壯年,陪伴他拍攝了整部劇。“相隔了九年啊,它現在已經十七八歲了,老了。看到它還是有點感傷,我成了曹操,它已老矣。”當時那匹馬并沒有認出他,“它的頭已經有點抬不起來了,我待了很久,叫它的名字,喂了它草料。直到我走的時候,它在我后面嘶鳴了一聲,我不知道是不是它認出我來了。這一聲嘶鳴,我眼淚差點下來。”

吳秀波

在片場最愛互相吹捧

劇中于和偉和吳秀波有不少對手戲,“我們倆基本是相互吹捧著拍的”,吳秀波會說:“哎喲,和偉啊,你這么演我們壓力好大啊。”于和偉就說:“你這個司馬懿,從造型到出場我都看了,我不這么演我壓力就太大了。”他說,吳秀波是個特別用功的演員,“有一場戲,曹操帶著曹沖到馬廄,看到司馬懿在給另外兩個馬倌講自己怎么到這養馬的。我就看見秀波把曹操說他鷹視狼顧的那段又演了一遍。秀波后來發現我在旁邊,就笑了,‘你那場戲太好了,我把那段拷到了手機里,現場給馬倌又演了一遍。’”

李晨

和他一起健身有壓力

李晨給于和偉最深的印象就是認真,“曹丕對曹操是很仰視和畏懼的,李晨在表演的過程中特別投入,甚至包括他對曹操的畏懼。對戲的時候,我輕輕地叫他‘子桓’,他會真的嚇一跳。我的戲拍完下來,晨兒還會趕緊過來很恭敬地讓路。”

而在拍攝之外,喜歡健身的李晨也會經常拉著于和偉一起鍛煉,“我本身也有健身的習慣。劇中有一場戲我挑開他的袍子,看到他那一身肌肉的狀態,我當時就決定以后再也不跟他一起健身了。因為他練得太好了,我還是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了。”

劉濤

再見面上來就是擁抱

在電視劇《下一站婚姻》中,于和偉和劉濤飾演一對情侶,也因此二人成了好朋友。

《軍師聯盟》中,兩人鮮有對手戲。“好像只有一兩場,也沒有直接的對話,只是在同一個場景里。我也不太敢和她眉來眼去的,因為人物關系不對嘛。”

于和偉記得拍曹操的第一場戲時,就在片場遇到了劉濤,“我往那一站,她一抬頭,就愣了,然后就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。擁抱的時候,我說‘別別別別別!你是春華,我是曹操!’” 

于和偉

做小學老師怕誤人子弟改行當演員只因可以演警察

于和偉出生在遼寧撫順,母親45歲時生的他,排行老九。由于母親年紀大,嬰兒時期的于和偉,是喝著大姐的奶長大的。

“我外甥女只比我小一歲,那個時候,我大姐一邊抱著我、一邊抱著我外甥女。長大后,我大姐對我甚至比對她自己的孩子都好,家里幾乎所有好吃的好玩的,我大姐都會說,給你老舅。”

在他三歲那年,父親去世,母親靠賣烤地瓜貼補家用。加上孩子多,于家當時是有名的困難戶。“我媽媽特別偉大,雖然她沒有太多的溫柔,但她有一個堅定的目標,就是要把我們拉扯大。”

于和偉從小喜歡唱歌,學習一般的他第一年中考成績并不理想。因為不想做待業青年,決定補習一年再考。“成績雖然上來了,但仍不足以考上重點高中,恰好當時撫順市幼兒師范學校第一年招男生,出來之后可以去小學當音樂老師。”在補習班老師的建議下,于和偉報考了師范專業。

三年中專讀下來,雖然學校負責分配工作,但于和偉覺得自己的專業課學得并不好,“要去小學教孩子音樂,我真是怕誤人子弟,總要對得起這個職業啊。上學期間趕上撫順市話劇團到我們學校招人,報名的有幾十個,最后只有我和一個女生考上了。”就這樣,于和偉正式邁進了演員的圈子。

報考話劇團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“我喜歡警察,當警察就要考警校,我肯定是無緣了。但是當演員可以演警察啊,當時真的是這么想的。”

放棄鐵飯碗考進上戲畢業后卻成了話劇團的龍套

在話劇團做學員的日子里,于和偉才真正了解到表演是什么,“團里演話劇的時候,我就搬一個小板凳坐在旁邊看。當年我們話劇團在全市演了一年的話劇,我就在邊幕旁坐小板凳看了一年。目標很簡單,就想著什么時候我也能上去演。不過那個時候,就算真讓我上,我也害怕。”

1992年,于和偉不顧家人反對,參加了上海戲劇學院的考試,并順利拿到了通知書。“我媽不同意,因為她覺得我當時的工作是全家最好的。停了工作,沒了工資,還要去上四年學,不能去。”是姐姐的支持,讓于和偉最終下定了決心。“那個時候,我中午總會去最小的姐姐家吃飯,她看我不高興,就跟我說‘咱家沒出過大學生,好不容易出來一個,我砸鍋賣鐵也供你。’”

走進上戲,于和偉成了班上的骨干,擔當了幾乎所有大戲的主角。畢業后,南京前線話劇團點名要了他。想著即將成為明日之星的于和偉,卻在后來的日子里遭遇了人生的痛苦和絕望。“說白了就是心態問題。從撫順市話劇團到上海戲劇學院,我其實經歷了很多心路歷程。在上戲,是優質生、高材生,被分配到前線話劇團后卻變成了跑龍套的。我背井離鄉,上了大學,難道就是為了在這跑龍套嗎?和我上大學前在撫順市話劇團的唯一區別就是,可以上臺走兩圈了。”

最潦倒時演一天只掙200 直到成為高希希御用男主角

在舞臺上是跑龍套的,到了劇組一樣是群眾演員,“劇組一般先去專業院校挑,挑的都是男主角,到了地方話劇團,就只剩200一天的角色了。”

當時一個劇組找到于和偉,說有個角色很適合他,五集戲,五天就可以拍完。“我說行沒問題,多少錢,老師?”對方說:“我們錢不多,一共1000塊錢。”于和偉問:“可不可以給1500?”對方說:“不行”“那1200吧。”對方還是說不行。于和偉說:“對不起,老師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于和偉回憶當時的狀態:“在戲劇學院的時候,我拍戲已經是一集1500了。在這5集戲給我1000,其實不是差那500塊錢,就是餓得太輕了。”

這件事過去兩年后,再次有劇組邀約:“我們看了你的話劇覺得不錯,希望你能來參演我們的劇,就是錢不多,群眾演員一天50塊錢,有詞的給100塊錢,你舞臺劇演這么好,我們一天給200塊錢吧。”我說:“行,我去。”戲拍完,于和偉從導演面前經過,導演說了一句:“這個演員有點意思。”

直到2004年,于和偉出演了電視劇《歷史的天空》中的反一號“萬古碑”,才讓更多觀眾認識了他,也讓他與高希希導演結緣。此后,在高希希導演的《搭錯車》《真情年代》《男人底線》《光榮歲月》等一系列的作品中,于和偉成了御用男主角。包括2010年的那部新版《三國》。

采寫/新京報記者張坤玉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熱點內容
26选5开奖公告
6十1中奖规则奖金 个股分析报告范文 3d金码试机号金码 e路配资 内蒙古11选5平台 在家玩二人麻将怎么玩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省快乐12走势 足球直播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一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 快乐彩12选5 广西快乐十分每天开奖结果 新疆35选7的今天开奖号 新浪刀锋博客